东方电热:水加热器募投项目已试生产(图)

发布时间:2021-04-08 02:35

  拥有电加热器行业上市第一股概念的东方电热在今年7月曾走出一波靓丽的上涨行情,而三季报更显示众多机构与社保五零一组合的进驻,同时还显示三季度增速似乎有所下滑。12月12日,理财一周报记者与10余家机构研究员共同走访调研了这家公司。

  东方电热坐落在镇江新区大港镇,一进厂区,就看到几台挖掘机械在面积大约3亩的泥地中施工。公司董秘韦秀萍事后告诉我们,这里原来是公司厂区的花园,不过由于场地紧张,现在就改为建设上市募投项目“年产600万支陶瓷PTC电加热器项目”和“研发中心建设项目”。

  这块正在施工的场地一边就是东方电热最吸引市场资金目光的太阳能冷氢化改造电加热器的生产车间。工人忙碌地对产品进行焊接、喷漆等各道工序,而我们一行则见到了电加热器的成品一个长四五米,宽和高皆两米有余的金属框架中架设的数个压力容器,其中包裹着的就是电加热器的核心部件电加热芯。韦秀萍笑言公司的产品都要吊车才能运输。

  记者在一旁看到了规格不同的半成品电热管,粗细不同的电热丝像方便面一样被固定在电热芯的主体上。等到接入多晶硅生产线时,混合着四氯化硅、三氯氢硅的气体就会通过这里进行加热,达到后续流化床反应所需要的温度。电热芯的两端则有各种不同的控制电路输出,有的线端密密麻麻多达好几十个。韦秀萍告诉我们,目前这种电加热器的成本大致由三部分组成:电加热芯、外部压力容器、控制电路。三者之间的比例关系大致是4:3:3。

  这其中电加热芯根据运行小时的不同,一年左右就需要更换。而关于压力容器,公司副董事长谭克则告诉我们,“国外用流行的800镍基合金(镍含量在30%以上),他们号称是十年不用换的,至于我们要不要换,我还不好说,因为只在高温下高浓度氯离子的氛围中至多运行了3年多。个人认为到5年左右有换的可能。”这样差距的存在,谭克表示,是因为从节约成本的角度考虑,公司在处理工艺上加以改进,使得较普通的316奥氏体不锈钢(镍含量在10%~14%)也可以用作压力容器的材料,“有一次一个美国的公司的报价显示,一台(注:指一个压力容器)就要600万元。”

  随后一行人还参观了不远处的募投项目水加热器的生产车间。韦秀萍告诉我们:“公司已经在厂区附近找到一块地,等到股东大会批准拿地后就展开厂房建设。目前暂时利用子公司镇江东方的一部分厂房进行先期生产。”

  记者注意到,在一个长宽各几十米的钢结构厂房中已经积累了一两千支水加热器成品,以及大约同等数量的半成品。生产线上,工人们以手工作业为主,忙碌于各自的工序。记者注意到,一支看似弯曲的钢管的水加热器大致是经由板材弯曲、焊接和外部涂层等几个步骤完成的。而在生产线的最后有一个架子,上面挂着许多水加热器,一些贴有标签。仔细查看发现这些都是次品,标签则是对次品原因的分类。其中写着“毛刺”一类的次品表面看起来比较光滑,记者试着用手触摸其表面,也没有毛刺的感觉。同行的一位分析师也仔细看了这支水加热器,同样表示看不出毛刺所在。

  作为一家以民用电加热器,特别是空调电加热器起家的公司,东方电热却以其能为多晶硅生产线进行冷氢化电加热配套而闻名资本市场,并且这项能力在众多机构看来是独家的。不过,随着今年上半年德国和意大利向下调整自己的新能源补贴政策,国内新能源行业相关设备对外出口受到了很大限制。比如,2010年意大利是主营光伏逆变器的阳光电源(300274)的最大出口地,占到营业收入逾四成,而今年上半年意大利客户带来的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刚刚突破一成,绝对数字上则下降近九成(从2.49亿元降至2986.11万元)。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本月,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针对中国晶体硅光伏电池做出“双反”(反倾销、反补贴)的调查初裁认定。虽然美国市场只占到中国光伏产业出口额的一成左右,但是如果欧盟效仿美国对中国出台类似的政策则是令市场比较担忧的不确定因素。统计数字显示,国内的光伏产品98%都是出口到海外,国内只占2%的需求。

  对此,谭克告诉记者,虽然下游行业生产景气度有所下滑,不过国内行业对此的共识是冷氢化改造能很好控制成本,节约资源,势在必行。

  在工业电加热器领域,国内也有一些东方电热同业竞争对手。记者与其中一个主要竞争对手的工作人员进行了交流,对方对于东方电热的能力并不认同,“东方电热看起来营业额比我们高,外表看起来也很有规模,但是它的长处是民用产品,工业品也没贡献多少。跟我们在行业内混了十几年是没法比的。”对于东方电热5000吨项目产能报价1500万元到2000万元,她表示非常惊讶。而对东方电热电热芯一年左右需要更换的数据她更不能理解,“我们这里河南上禹一个项目运行了5年以上了,从来没听说过要换的事情。”她表示,公司产品较早已经运用到新光硅业、乐山乐电天威硅业、中宁硅业等多家多晶硅企业的设备上,“当然石化行业用我们的设备更多。”

  对此有一位长期跟踪东方电热的市场人士则很不认同:“这家(指上述东方电热竞争对手)公司接过中能或者中硅的订单么,如果做得比较早可能能耗还是降不下来,最好的企业可能对它的技术还是不感冒。东方电热在这个领域还是垄断的。”

  虽然在工业品领域受到了同行的挑战,不过东方电热没有停止在这个新领域开拓的脚步。谭克刚从卡塔尔的世界石油大会回来,他认为石化行业将是工业电加热器可以大有作为的领域,“我们的产品已经获得欧洲的ATEX强制认证,下一步正试图转化成美国认可的IEC认证。再下一步就是提交文件给壳牌、埃克森美孚等公司,纳入它们的考核,试图成为其全球供应商。”

  而房地产行业的调控也是家电行业面前的一道坎。统计数字显示,10月三大白色家电产品的国内销量全线下滑,电冰箱销量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9.64%,洗衣机同比下降8.17%,空调也同比下滑了12.11%。而在资本市场上,今年上半年表现优异的家电股也遭遇重挫,美的电器下半年以来跌幅在四成左右。

  公司管理层也坦承下游面临的这些问题,不过公司对下游的需求依然抱有信心,董事总经理谭伟表示,下游的三大客户格力、美的、海尔明年的销售指标相对今年仍有增长。同时公司今年上半年本来就遭遇到产能不足的问题,现在面对这样的形势也正好可以照顾到其他二流家电制造商的需求。

  谭伟依然对调控下的市场保持了谨慎,当有机构询问是不是会应今年上半年产能不足的需求而进一步增产时,他说:“目前这都不确定,还是要根据下游的需求灵活调整。”他透露公司产品均为非标,不同规格不同型号之间的产能调整比较迅速。

  同样,对于水加热器的募投项目东方电热虽然已经在试生产,不过目前没有立即投入大规模生产的打算。公司表示,要针对市场形势作出变化。同去调研的一位研究员认为,如果真的下游需求出现变化,“车间都是钢构的建筑,如果要扩产也很快。”(实习生郭艺杉对本文亦有贡献)

  东方电热上市以来以其不错的成长性和管理层多面出击、积极主动的风格赢得了市场的多方关注。

  公司三季报显示前十大无限售条件股股东均为机构,其中包括4家汇丰晋信基金和社保五零一组合。12月12日下午,公司董事长谭荣生、董事总经理谭伟、副董事长谭克等多位高层接受了理财一周报记者与10余家机构的联合调研。

  问:最近中国多晶硅产品受到美国的“双反”调查,上半年德国和意大利的能源补贴政策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多晶硅行业近期景气度不佳。明年是不是有多晶硅项目冷氢化改造受到推迟?

  谭克:根据我们和10多家下游企业的交流与沟通,确实有一些技改项目停下来了,也有一些新上项目有所延后,但已经签单或者正在执行的都很正常,包括保利协鑫(和洛阳中硅的项目,因为一旦动工就没有回头路。有一些正在洽谈的项目有所拖延,对方正在考虑中。我们为一些企业做的后期维护也没有停。

  谭克:盾安,002011)在内蒙古的3000吨项目已经开车(注:指生产线吨正在调试,应该年后也能投入运行。年后陕西天虹等不少项目都要开车。

  问:除了陕西天虹以外还有别的项目吗?这些马上要投入运行的项目总共产能有多少?

  谭克:还有像洛阳万年、河北东明、神舟硅业等几家,这些都是明年1-3月内能开车的,产能加起来在2万吨。

  谭克:我们的财务总监最近出去跑的结果是回款情况非常好,太阳能项目推迟几乎对我们没什么影响,这个情况是超出预期的。

  谭克:是的,有些产品毛利率出现了下滑。三季报是下滑了2个百分点,因为下游成本控制得非常严,预算也比从前少,但是多晶硅项目恶劣的工况决定维持偏高的毛利率还是没问题的。当然具体还是要看每个项目,因为我们是非标产品,所以定价有灵活性。如果是一些资金雄厚的企业,那么基本不会下降。

  谭克:确实,目前这个行业比较低迷。不过我们好在不是直接处在这个行业中,只是在给它做配套,仅在项目的数量和规模上有影响。总体而言,明年多晶硅行业可能有点艰难,特别是上半年,从下游的情况看,未来应该是洗牌和整合以及降低能耗,转机可能要等到三季度以后。所以还是有很多企业要上冷氢化。现在行内甚至有这样一句话:如果不在业内玩了,可以不上冷氢化。这是必然的趋势。

  谭克:现有的项目大部分没有做过改造,应该都需要做,当然3000吨以上的大项目改造比较多。新上的项目基本上都不能少。在已建成项目中,江苏中能和洛阳中硅是改得比较完善的,其他只改了部分。

  谭克:公司都是非标产品,功率不同也不好放在一起比较,只能说在100套左右。

  谭克:大致可以这样对应,针对5000吨多晶硅产能的电加热器带来的收入是1500万元至2000万元。

  谭克:不排除这个可能,它旗下黄河硅业和内蒙古的项目可能需要我们给它做配套。

  谭克:赛维LDK现在正改造江西的1500吨到3000吨的小项目,日后可能会来和我们谈大项目。目前在谈的订单我说不了具体的数字,只能说有好几万吨(的产能待改造)。

  谭克:有的,可用很细的盘管与气体接触,然后用电热丝发热,通过辐射或者对流把热量传至盘管。这样由于加热的部分和气体不直接接触,那么安全性上面可能强一些。最早洛阳中硅采用的是这种方案,也有客户返回这种技术路线。但是我们把电加热器内置于压力容器内部的做法,无论是热效率还是加热均匀性都是最佳的。它们的体积是我们的5-10倍,价格是我们的2倍,能耗要高30%。而且洛阳中硅的实验表明,这种技术路线摄氏度的范围,而我们可以控制在正负1摄氏度;安全性上我们都是稳定运行一年以上的。所以客户总体还比较倾向我们。

  比如上海森松也在做比较旧的这种路线,当然啦,这条路线技术难度比较低,如果没有价格上的要求我们也可以做。

  问:对于用硅烷法和冶金法提取太阳能级多晶硅的技术公司怎么看?会不会影响到冷氢化改造的市场?

  谭克:这不是我们可以考虑的,因为这是下游的技术问题。从行业上来说,在短期之内,无论是规模上还是产量上和改良西门子法的差距还是比较大的。它们确实是研究方向,但啥时候能实现,就很难说了。

  谭伟:确实还是有影响的,特别是10月份之后。在下游的三大客户当中,格力和海尔还好一些,对美的的影响要大一些,因为它们的库存大。这两个月下游的排产计划明显下滑,为的就是消化库存。不过明年1月份美的的订单量就会恢复到今年三季度末的水平,而且美的明年总体来说销售情况会比今年好。

  当然我们日子还不算难过,有些二线品牌没有减产,比如格兰仕和TCL,它们在招人,还想提产能。之前我们的产能跟不上,二线品牌也来不及供应,现在我们要把这块做起来。

  水加热器这边我们已在海尔、帅康等一些厂家进入小批量的试制阶段。冷链下游的话老客户受宏观经济的影响不太大,但是库存量是不愿意备了,交货期也要求得比较短。前段时间参加汉堡的国际运输大会时,曾和开利等几个大的品牌谈过,它们对明年冷柜的形势比较看好,我们争取为它们供货,样品等问题正在沟通。

  谭伟:从客户角度看,它们一方面也在调整产品结构,比如说生产滚筒式洗衣机;一方面其认为地产打压对二三线城市和乡镇市场影响不大,市场空间还是很大。而我们最近这两个月销售额同比还是略有上升的,当然环比来说是下滑了。

  谭伟:一方面我们准备自己做钢管加工,这有两个目的,首先是节约成本,钢材加工费省下了,同时自己焊接定制也能省下废料的钱;其次,下游货期短,这要求我们提高生产灵活性,而空调电加热器都是非标产品,自己加工钢材能省下一部分时间,我们现在是不见订单不开工生产。至于钢管加工环节能省下多少,因为没做还不好说。

  另一方面加热器下游应用也很广,比如最近市场上有一个电热水龙头,就是通过一个电热器在水流过的一瞬间进行加热,当然温度不高,在30-40摄氏度的样子。不过很火,下游都是见到货款才发货。当然这个市场是稍纵即逝的,比如来年开春4月,天气回暖了可能就没什么需求了。

  根据巨灵数据,近一季度券商共给出东方电热24次“买入”评级、17次“增持”评级。而本周一联合调研的十多家机构中还不包括一些原定要来而临时更改的研究员,总数可达二十家机构之多。为何机构对东方电热如此感兴趣?

  对于光伏行业下游存在的不确定性,一位同去的新能源分析师吕辉(化名)认为,作为国内唯一成功的批量供货的冷氢化电加热器厂家,公司凭借在龙头厂商处应用的稳定业绩和质优价廉的产品特征与国内众多技改厂商密切沟通并持续交付和储备订单。公司业务和收款情况均保持良好局面。

  而对于新业务水加热器已经小批量供应海尔等厂家的现状,他认为随着业务深化和产能释放,预期明年该业务将有一个较大的发展。作为新业务新品种,其产品毛利率高于目前的同类产品。

  在调研中,当听说水加热器产品拥有30%的毛利率,一位买方分析师禁不住私下问记者:“你觉得这样把管子弯一弯有什么技术含量呢?面对进入者怎么办?”吕辉则表示,除了公司拥有防止水垢的涂层技术外,关键在于它占洗衣机成本比重非常低,“说穿了就二十块钱的东西没人和你计较。好比一根牙签,卖给客户一毛钱,成本八分钱,毛利率还有20%呢。咱都不在乎这回事儿。”

  一位家电行业的分析师张亮宇(化名)告诉记者,他认为短期内公司的市场可能没有问题,但是到了明年下半年,房地产调控终将对公司的下游产生影响,“空调这个市场说实话本来就是处于萎缩的阶段,即使增长也不太会有爆发性。同时公司要做水加热器进入滚筒洗衣机的想法还是不错的,因为多加一个也可以算是一种趋势吧。”但对于2013年以后的市场,张亮宇认为还存在较多的不确定性,尚不能一概而论。

  另一位新能源行业分析师柳成荫(化名)则持比较乐观的看法,他告诉记者,家电行业的增长确实比较一般,大概在10%左右。不过他比较认同公司多晶硅业务的优势,“产业整合的年份企业上规模的动力就会比较强,因为大家都想做大不想被吃掉,而且做了一半的生产线也收不回去。”同时,公司能成功为保利协鑫做配套也让柳成荫觉得公司享有一定的品牌效应,“保利协鑫毕竟是业内的榜样了。”

  不过,柳成荫同时认为,企业多晶硅项目改造的高峰就这2-3年,公司还需要不停开拓新领域,“从公司进入石化领域和民用水加热器的情况就可以看出来,管理层也意识到现有业务存在不足,需要弥补。”而公司能够有进取的动力是柳成荫非常看重的,他告诉记者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我上一次来东方电热调研的时候管理层想请我吃个饭,这很正常,一般也就放在外面的饭店。但是我这次不同,就是放在公司办公楼顶楼公司高层的家中进行的。做饭的是董事长的夫人,董事长父子、董秘等高层就像一家人那样吃饭。”

  他还表示,就他个人的接触看,管理层非常踏实,而董事长本人则完全没有架子,“席间我给了他一份光伏的材料,他非常开心,让我感觉我们的地位是倒过来的。”总体而言,柳成荫认为公司有比较好的成长性,“公司生命力比较顽强,也不完全依下游周期而动,业绩可延续性强。”

  一名基金研究员也很关注公司的高层治理,当记者提及东方电热成长性时他笑着说:“公司太阳能概念啊,电动汽车概念啊,看上去是不少,但是资金信不信就是问题。说到成长性还是得走一步看一步,你看我们调研时高层不也对明年销售额没有太准确的预期吗?”他认为,公司所处行业窄,公司规模也不大,行业内生性增长可能比较欠缺,只能长时间一直调研才能紧跟其动向,“在这个问题上我倒觉得还不如看人怎么样,有些高管可能比较踏实,有些就善于忽悠。目前看来东方电热高管人还可以,是做事儿的,但是业务量大了能不能罩得住还要观察。另外民企嘛,是不是和睦也是一个看点。”

  相比之下,张亮宇就对公司治理抱有一定的疑虑,他指出,目前父亲谭荣生的例子。

  据公开资料显示,自2008年8月1日起,浙江龙盛现任第三大股东阮伟兴就已经与实际控制公司的“阮氏家族”不和,不再作为一致行动人共同控制公司。据公告,浙江龙盛原由阮水龙、阮伟祥、阮伟兴及项志峰四人共同控制,其中,阮水龙为阮伟祥、阮伟兴之父,与项志峰为翁婿关系。但由于继承人选择上的问题,阮伟兴最终“离家出走”。

  1.公司结构紧凑,同时善于把电加热器这一单一元器件进行相关多元化,进入不同的领域。既分散了风险,也让公司新增增长点,是很有眼光且踏实的行动。且公司不盲动,在风险面前也注意了扩张的风险。而公司股权集中,管理层与经营层合一,意志能得到比较好的执行。

  2.公司最大的弱点在于白电由于2008年金融危机后“家电下乡”政策对后续家电消费有挤出效应,而房地产行业不景气连带拖累了白电行业。如果保障房建设能够及时跟上,或许能够缓解一部分公司的困境。但是长期而言还是需要增加空调电热器以外产品的收入比重。调研中公司高层表示电加热器应用较广,如何捕捉消费市场新热点是管理层需要注意的。工业领域在获得ICE认证和进入国际石化巨头供货名单之前也有业务单一的风险。

  3.从二级市场走势来说,公司目前动态市盈率看似不高,但也不低。投资者还是要密切关注公司推出新产品的动向,以及光伏和白电行业的走势。激进的投资者要注意最近大盘下跌带来股价超调的风险。来源理财一周报)

服务热线:400-0647524

电子邮箱: 1563876@qq.com

公司地址:山东省 莱西市 天桥区大魏工业园22号

ag真人试玩进口【绿码】成立于1998年12月,位于美丽的泉城济南,交通十分便利。公司占地面积1...

Copyright ©2015-2020 ag真人试玩进口【绿码】 版权所有 ag试玩免费保留一切权力!